首页 > 体育 > 专访|打破“巴黎女人”迷思:被凝视、被规训和被定义的

专访|打破“巴黎女人”迷思:被凝视、被规训和被定义的
2019-10-22 04:08:28   来源:未知   评论:1540 点击:1540

北京时间9日凌晨,ac米兰俱乐部官方宣布,詹保罗将不再担任一线队主帅,这意味着这位仅仅在帅位上待了111天的主教练就此创下了队史最短命教练的纪录。在这种情况下,米兰高层忍无可忍,决定向主教练开刀。事实

“我累坏了。我很丑。我需要尽快化妆。”在巴黎第三区的一家咖啡馆里,爱丽丝·普费弗伸了个懒腰,立即采取了行动。她住在巴黎的郊区,刚才在来这里的路上,她已经找到了在地铁里化妆的每一个机会,这让她很鄙视。此刻,她揉了揉她的粉,苦笑着说:“在集体想象中,作为一个‘巴黎女人’,我应该在早上起床,变得完美。我永远不会向每个人展示精心打扮的过程。”

法国时尚记者爱丽丝·普发(alice pfeiffer)出版了一本新书《我不是巴黎女人》,旨在打破“巴黎女人”的神话。摄影师:astrid di crollalanza

看着她的简历和打扮,普发符合我们对“巴黎女人”或“法国风格”的所有想象:她34岁,犹太人,皮肤白皙,苗条,总是喜欢穿黑色衣服;她在英法中产阶级家庭长大,在巴黎和伦敦学习和生活。目前,她在巴黎做记者,负责法国《时尚周刊》的时尚版块。然而,她不赞成这个标签,并出版了一本新书《我不是巴黎女人》,以打破“巴黎女人”的神话。

对法国的评价因地而异,但对“巴黎女人”有高度的共识:她永远不会发胖,也不会变老,她总能保持毫不费力的优雅和时尚。法国模特ines de la fressange Sange、超模caroline de maigret和新推出的网红jeanne dama是《巴黎女人》中的标杆人物。他们相继出版书籍和创业,让全世界的女孩都像“巴黎女人”一样生活。在追随者眼中,“巴黎女人”是月亮镜中的花朵,但在代言人眼中,“巴黎女人”是营销工具和盈利模式。

当我们谈论“巴黎女人”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或者,当我们谈论“巴黎女人”时,我们还能谈些什么?经过仔细调查,她们都是异性恋,皮肤白皙,身材苗条,出生在资产阶级家庭,这符合并深化了社会范式下的女性形象。他们是“好品味”的代表,这与巴黎主要时装公司的要求是一致的。也许它们实际上巩固了“巴黎美学至上”的现有秩序。此外,用巴黎来指代法国反映了法国集权的历史和现状。在法国,利用少数“特权”妇女来代表普通公众实际上是对具有不同性取向、不同肤色、不同体型和不同社会阶层的“其他人”的忽视。

“巴黎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成为的。普费弗表示,他并不是在批评“巴黎女性”的时尚潮流,而是希望通过“我不是巴黎女性”解构“巴黎女性”,唤起人们对资本逻辑、阶级和地域歧视、拒绝多种表达方式以及这一概念背后巴黎时装业的长期审美优势的思考。

光环还是环咒?

法国作家让-路易·伯瑞说:“‘巴黎女人’是一个传奇人物。像独角兽一样,没人见过她,但每个人都认识她。”

她身材苗条,带着一个竹篮、一个长棍面包和一条方形丝巾。她必须戴着贝雷帽出去,露出蓬松的头发,看上去懒洋洋的,很自然。此外,她还会在口袋里放一本萨特写的书。这本书的大小与口袋相匹配,总是暴露出一小块角落,这让别人无意中注意到了。她时尚有个性,热爱自由,生活中不乏情人。在她的世界里,工作这个词不存在,四季之间也没有区别。如果有人问她,成为“巴黎女人”的秘诀是什么?她肯定会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回答:“所谓的巴黎女人是一种态度和心态。”

“巴黎女人”风靡全球,已成为法国的知名品牌。英国记者莎拉·雷尼(Sarah rainey)在《邮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法国女性似乎能够让我们相信,不管现实是什么,她们总能以非凡的精致生活。”专注于青年文化的茫然的中国,曾经说过“巴黎气质”:“从一开始,他们就持有一种源于骨头和血液的自由精神,倡导自由。”

普发是一个巴黎女人。作为一个对象,她有许多被注视的个人经历。然而,她也是英国人,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性别研究。作为一个主体和观察者,她也无意中扮演了凝视和思考“巴黎女性”社会现象的角色。

以英吉利海峡为界,她的生活分为三个部分,前15年在巴黎,后10年在伦敦,最后10年在巴黎。十年前,在巴黎北站的一家酒吧里,普发作为双重身份经历了一场小小的斗争。

那一天,普发乘坐欧洲之星从英国返回法国。她点了一大杯啤酒。喝了一半,店员用嘲弄的语气问她,“你不会再点薯条了,是吗?”他指着自己的腰,突然大笑起来,好像在提醒她,所有消耗的卡路里都会流向那里。她在书中写道:“在英国,人们不会根据你的薯条、血液酒精含量和腰围来判断一个人的‘女性气质’。”她一回到法国,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监视警告。

法国加布里埃尔·戴·迪尔(Gabrielle Dey Dier)于2017年出版了个人传记《我们不是生来胖的》(Onne Nat Pasgrosse),揭露了法国社会中的“肥胖歧视”现象,从而成为《卫报》周末版的封面。

事实上,她经历的“外表压力”在法国并不是这样。根据国家绘图研究所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法国女性是欧洲女性中最瘦的,甚至在世界排名中仅次于韩国和菲律宾。然而,令人惊讶的是,60%的法国女性仍然声称自己更瘦,并计划减肥。如今,世界各地的女性普遍认为苗条是美丽的,尤其是在法国和韩国。结果,女性被迫承受变瘦的压力。然而,调查还显示,韩国社会在身体美学方面平等对待男性和女性,而法国社会对男性宽容得多。

“父权制压迫很重,女性选择屈服于现状。巴黎女人既不快乐也不自由。他们一直生活在焦虑中,担心自己不符合范式,甚至愿意批评同类,从而控制了优先级。”这就是普发在接受法国新obs采访时的解释。

“她”是地狱吗?

“巴黎女人”有着悠久的历史。1761年,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在他的著作《对露易丝的新爱》(New Love for Lois)中,用瑞士英雄圣波尔的话来形容一个“自由、浪漫、叛逆、优雅”的巴黎女人。在他看来,“时尚主宰着外省女性,但巴黎女性主宰着时尚”,“巴黎的婚礼也不同于其他地方”。两个半世纪前,“巴黎女人”已经和“外省女人”相对立了。

法国第一夫人布里吉特·马克龙因为没有打扮成“巴黎女人”而招致了很多嘲笑和批评。照片来源:爱丽舍宫网站

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马克龙来自法国北部城市亚眠,是“外省女性”的代表。她金发碧眼,古铜色皮肤,做过拉皮手术,总是化浓妆,喜欢穿短裙和色彩鲜艳的衣服,与追求“休闲自然”的“巴黎女人”形成鲜明对比,引来了很多嘲笑和批评。许多人把她与法国南部的“笼形”女性形象联系在一起。“卡加尔”在法语中是一个特殊的术语,用来侮辱女性,尤其是生活在法国南部城市马赛的金发、古铜色和俗丽的女性。这种刻板印象的形成离不开特定的文化和社会土壤,但与“巴黎女性”不同,卡加尔与法国女性的整体形象并无关联。

法国历史学家伊曼纽尔retaillaud解释说:“在我们的想象中,巴黎女人和法国女人的概念是可以互换的。法国女人必须是巴黎女人。巴黎就像法国的替代品或法国的简称。”普费弗还在《我不是巴黎女人》中指出,在巴黎以外使用模糊的词语“省”来指代法国,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根深蒂固的问题。

法国独特的共和国概念否定了族裔群体的概念,强调普遍价值观。然而,矛盾的是,在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语言使用中没有普遍的中性表达。当法语被统称为某物时,中性实际上被男性词汇所取代。“巴黎女人”也是如此。大多数时候,它们看起来是世俗和普遍的形象,但它们只代表特定的女性群体。

“巴黎女人”的神话在1900年巴黎世博会上达到顶峰。当时,公园入口处矗立着一尊“巴黎女人”的雕塑。这位穿着漂亮衣服、表情冷漠的白人妇女欢迎游客。雕塑的服装由当时的高级时装设计师jeanne paquin处理。本届世博会将巴黎确立为奢华和生活方式的首都,而作为法国“软实力”代表的“巴黎女性”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效仿。

然而,一百年后,关于什么样的女性可以代表法国,人们展开了激烈的辩论。2013年,贝宁法国女孩弗洛拉·科克勒尔获得了“法国小姐”的称号。她的外表符合三庭五目的传统审美标准,但她因肤色而被许多法国网民羞辱。“我的母亲,一个黑鬼,”或者“我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是比赛不能只对白人开放吗?”诸如此类的评论在社交网络推特上随处可见。在这些人眼里,伦敦人是黑人,不能代表甚至不配拥有法国。新闻事件没有被当地媒体关注,而是引起了外国媒体的注意。瑞丽杂志的美国版曾要求普发分析其背后的原因。

法国女孩弗洛拉·科克勒尔(flora coquerele)获得了“法国小姐”的称号,但却因为她的肤色而被许多法国网友羞辱。来源:伦敦推特账户

这是她第一次写关于法国负面形象的泛政治报告。然后她逐渐了解了法国的殖民历史、阶级和种族歧视。这篇报道成了她记者生涯的转折点。在给英美媒体写了许多关于“巴黎女人第一”的文章后,她现在在工作中加入了更多的社会和文化因素。

在接受法国记者维奥莱恩·舒茨采访时,她问道,“我们国家的其他女性在哪里?“去巴黎集中”的独特之处是什么?(黑人)演员德博拉·卢库穆纳,(黑人)记者和活动家罗卡亚·迪亚洛和加布里埃尔·戴迪尔反对肥胖歧视,反映了当地文化和政治领域中许多不同的妇女形象。”然而,在法国之外,法国女性的形象一直由“巴黎女性”来定义和固定,从未改变。

展示绩效和资本现实

2010年,53岁的Ina de la Flassan出版了《巴黎女性时尚》一书,在法国销售15万册,在全球销售100万册。2014年,39岁的卡罗琳·德·马奎尔(Caroline de Maguire)出版了一本英文书《如何成为巴黎女人》,获得了大量国际读者。2017年,25岁的珍妮·达玛(Jeanne Dama)出版了《在巴黎》,顺应潮流,加入了一点“女权主义”调料,讲述了20名巴黎女性与其所在城市之间的关系,这一点被许多媒体报道过。

三个最巴黎化的“巴黎女人”毫无例外地都出生在著名的家庭。艾娜·德拉弗拉萨热来自一个古老的法国贵族家庭。卡罗琳·德·马奎尔出生在法国一个高级官员家庭。她的祖父是法国部长。詹娜·达玛自称来自一个普通家庭,她的父母只经营餐馆。然而,重要的是要知道他们接待的用餐者是业内名人,如时装设计师让·保罗·高缇耶、建筑师让-米歇尔·威尔莫特和电影发行人马林·卡尔米茨。

2017年,25岁的珍娜·达玛出版了《在巴黎》,定价25欧元。

在《巴黎女人》的叙事建构中,她们的良好出身和成长成为良好品味的保证,从而吸引了大量的外国追随者。普发解释道:“法国女性与权力、信息和核心知识直接相关。”法国时装学校(ifm)教师爱丽丝·李彻(Alice litscher)也表示,“巴黎女性”可以穿上它们,希望展示她们的智慧,这与文艺复兴时期主持文艺沙龙的贵族女士的形象是一致的。

然而,无论是书里面还是书外面,《巴黎女人》都是矛盾的集合。Ina de la Flassan建议读者“宁可只买一双鞋,但那一定是一双好鞋”,但这并不妨碍她与优衣库合作推出许多低价商品;卡罗琳·德·麦格雷戈(Caroline de McGregor)在她的书中以“能够被带上床”(原文:fuckable)的属性来区分巴黎女性,这并没有阻止她后来打女权主义牌。珍妮·达玛(Jeanne Dama)创立的Rouje服装品牌走巴黎路线,但据法国报纸《自由报》报道,服装不是法国制造,不符合附近的环保生产模式。

换句话说,他们的工作是创造和诠释别人想看到的“法国生活方式”。在普发看来,这实际上是“东方主义”的反向表达。

在这种自我异化的过程中,时尚品牌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美国芭比·布朗的唇膏被称为“巴黎红”,欧莱雅生产了一款“圣日耳曼·卡门”唇膏,圣罗兰有一款叫做“巴黎,我爱你”的香水,莉安娜·莉兹也有一款叫做“巴黎的爱”的香水...巴黎和“巴黎女人”已经成为打开消费者钱包的钥匙,法国品牌研究社会学家乔治·艺鹭解释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巴黎女人”已经成为一个神话。将这一形象与品牌联系起来可以立即为品牌注入许多隐藏的价值。”

在刚刚过去的9月巴黎时装周上,“巴黎女人”仍然是主角。香奈儿利用巴黎浅色石板屋顶作为本季秀的主要舞台,凸显“巴黎女性”的现代时尚和绝对美。演出当天,法国喜剧演员玛丽·贝诺里尔(marie benoliel)成功入戏,独自爬上跑道,被发现与模特在同一个舞台上,并被说服离开。在舞台中央,“另一个”面对着“巴黎女人”。这场“闹剧”设定的隐喻会成为未来法国女性形象的发展方向吗?

[与爱丽丝·普发的对话]

“我不是巴黎女人”(我不是巴黎人)封面,股票出版社。

巴黎女人是特别关注的对象。

澎湃新闻:这本书有11章,记录了你为重新融入巴黎生活所做的努力,法国不同类型女性的肖像,大众媒体是如何展现她们的,以及巴黎男性等话题。哪些部分对你来说最难写?

爱丽丝·普发:这两章是最难写的。第一个是关于法国阿拉伯和黑人妇女。我没有少数民族妇女的生活经历。我有资格代表这个团体发言吗?我已经思考这个问题很久了。另一章更难写,因为作者涉及到我的个人经历。为了理解我和“巴黎女人”的关系,我需要重新审视我的家族史。

我想起奶奶,她特别想成为一名“巴黎女人”。她是犹太人,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在20世纪50年代移民到英国之前住在法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反犹太主义盛行。纳粹会检查哪些犹太人是犹太人,并将他们运送到集中营。这些人将通过测量女性的鼻子和耳朵来判断。奶奶也被测量过,但她没有被归类为犹太人。她被认为是正统的法国白人,尤其自豪。事实上,这是一种自我仇恨,这也可能是许多妇女目前面临的困境:她们盲目贬低自己,没有得到社会主流的承认。

我对祖母的过去印象深刻。没有这一集,我现在可能不是我自己了。两代人之后,我也在寻找自己来证实我与“巴黎女人”的关系,但我很清楚我永远不会像我祖母一样。

在我看来,“巴黎女人”是巴黎的延伸,也是巴黎旅游套餐的一部分,本质上与埃菲尔铁塔和杏仁饼相同。事实上,生活在巴黎的女性也不能幸免于体重的增加,但她们需要特别注意自己的体重,将其作为特别注视的对象。他们害怕变胖,害怕他们没有掌握城市的游戏规则,并且无条件地接受这些让他们害怕的无形枷锁。他们总是自我监控,并愿意遵守这一纪律制度。米歇尔·福柯在他的著作《纪律与惩罚》中指出,恐惧是实现自我控制的最有效工具。

澎湃新闻:你和“巴黎女人”是什么关系?

爱丽丝·普发:我以前很沮丧,但现在我不在乎了。不管是不是“巴黎女人”,我已经超越了这个标签的象征意义。住在巴黎,能够拒绝这些社会模式是一种奢侈。许多人远远没有摆脱这些枷锁。

澎湃新闻:“巴黎女性”的受众群体主要存在于法国以外的国家。法国、英国和美国媒体对这本书的评价有什么不同?

爱丽丝·普发:对于生活在巴黎的人来说,这些书都是真实的。有人告诉我,“巴黎女人”和“法国习俗”特别荒谬。谢谢你出版了你的书并讲述了这个现象。其他人说,但是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有人写出来呢?然而,法国以外的媒体哀叹这不是真的,并感到特别震惊。例如,英国报纸《泰晤士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我说的是实话。

澎湃新闻:“巴黎女人”的代言人——艾娜·德拉弗拉萨或詹娜·达玛——如何评价这本书?

爱丽丝·普发:他们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现在从“巴黎女人”那里赚钱。他们的商业模式是巴黎女性。他们非常了解市场规则,掌握了游戏规则,并成功赢得了市场。詹娜·达玛只是其中之一,身后有数千名“巴黎女人”。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当我写一本书指责他们时,他们肯定不高兴。

社会主导阶层定义之美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像是系统内部的告密者。

爱丽丝·普发:我写这本书是为了表达两种意思。首先,我对巴黎的服装风格没有任何意见,但我想理解这个神话,并解释它背后的规则和逻辑。“巴黎风格”非常漂亮,但只适合少数女性。长卷发,如何创造“懒风”;如果没有男朋友,如何穿男朋友衬衫或男朋友牛仔裤;40或44码的身材,怎么能穿宽松的超大号呢?其次,我希望你不要对巴黎如此着迷。许多法国城市都很棒,比如马赛或波尔多。

澎湃新闻:“巴黎女人”迷思成气候,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美!今夜歌声响彻钟楼上空,全西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里
下一篇:德国侨领祝福新中国70周年华诞